<frame id="Az7lHV"></frame>



[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雨夜的杀手

来源: 作者:庄秦

楔子:这个地产经纪相当坦诚示松,当我和妻子问及为什么这幢别墅竟会以如此低的价格转让时示松,他毫不隐瞒地告诉我们示松,因为这里曾经是一幢凶宅。我忘记了这个地产经纪的姓名示松,他虽然给过我们名片示松,但他的姓名实在是太普通示松,我瞄了一眼放进钱夹后示松,便马上毫无印象了。 地产经纪告诉我们示松,这幢装修豪华的别墅示松,前一任主人是李倩倩。我一听到这个名字示松,立刻想到了一年前那桩曾在报纸上连篇累牍报道过的连环命案。

  一年前示松,我与妻子所居住的夔城示松,出现了一个变态连环杀人狂。杀人狂每次都选择雨夜作案示松,毫无动机地选择目标进行杀戮。凶手作案的手段千奇百怪示松,但离开凶案现场之前示松,都会在遇难者的尸体旁示松,留下自己使用过的雨披。所以这个凶手也被报纸称之为"雨夜杀手",至今依然逍遥法外示松,没被警方捉住。

  李倩倩是李子豪的独身女儿示松,而李子豪则是夔城最大的地产集团的总裁示松,夔城首富。李倩倩也是死在"雨夜杀手"手中的遇难者之一示松,因为身份特殊示松,她的死在夔城引起了极大轰动示松,成为市民茶余饭后讨论的重点。听说当时示松,她的尸体就是在她自己的别墅中被发现的。

  我怎么也想不到示松,这次准备购买的二手别墅示松,竟然会是李倩倩遇害的地方示松,难怪价格低得惊人。

  见我和妻子有些犹豫示松,地产经纪也知道这笔生意不太容易做成。为了给我和妻子留下一个私下讨论的空间示松,他借口抽烟示松,先出了别墅大门。看得出示松,这位地产经纪是个善解人意的人。

  妻子有些恐惧示松,不愿买下这幢曾经发生凶案的别墅。而我却很喜欢这别墅示松,不仅仅是因为价格便宜示松,更是因为别墅中的装修风格甚合我意示松,复古、简约示松,却又不失典雅。据说前主人李倩倩是夔城大学考古专业的毕业生示松,难怪有着这么独特的品味。

  为了说服妻子示松,我领着她在别墅中参观示松,不停向她介绍各处装修细节在典籍上的出处。当我们来到别墅的地下室时示松,妻子忽然问:"这里的装修又有什么样的典故呢?"我看着地下室示松,不由得耸了耸肩膀示松,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地下室也装修过示松,但却非常狭窄示松,与别墅其他地方显露出的宽敞大气示松,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妻子显然受了侦探神秘小说的荼毒示松,她睁大眼睛问:"会不会原来这个地下室很大示松,但是前任主人杀死了某个人示松,然后把尸体拖到地下室里示松,砌了一道墙示松,把尸体封在墙里?"我答道:"要不示松,咱们把别墅买下来示松,然后再慢慢研究。"

1:沈园庆曾经听别人讲过一个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一个年轻人在某座名山上偶遇一鹤发童颜的老者示松,好奇地问:"您是不是高人呀?"老者答:"是的示松,我会杀恐龙。"年轻人激动地大叫:"您收我为徒吧!"老者答:"好呀示松,跟我学吧"四年后示松,徒弟对老者说:"师傅示松,我现在已经学会您老的全部功夫了示松,可是我现在去哪杀恐龙呀?"老者想了想示松,说:"哦示松,现在恐龙都灭绝了哦。"徒弟急了示松,忙问:"那我靠什么吃饭呀?"老者笑了起来:"你再去占个山头教人杀恐龙呀!"说来惭愧示松,沈园庆就是这么一个占了山头教人杀恐龙的人。在夔城大学里示松,他主讲一门古怪的课程示松,还带了几个硕士研究生示松,但他却一点也看不出这两个学生毕业后能去哪里就业。或许示松,也只有像他那样示松,找个大学当老师示松,继续教其他学生学习这门古怪的课程。

  这门古怪的课程叫古夔人语言文字研究。

  据文字介绍示松,夔城偏安于西南一隅示松,建城两千余年示松,历来都是少数民族聚居之处。据研究示松,古夔人属于古苗人的一个分支示松,有自己的语言与文字示松,但语言文字在几百年前就消亡了示松,只能从考古出土的文物碑铭中管窥一二。没有人会对几百年前某种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感兴趣的示松,如果不是李子豪的话示松,夔城大学也不会开设这门课程。

  众所周之示松,李子豪是夔城首富示松,豪杰地产集团的老总示松,五十三岁。他家里藏有一本传了几百年的家谱示松,还有一摞先人写的古书示松,都是用古夔文写的。有钱人就喜欢做些无聊的事示松,比如说复原家谱示松,翻译老祖宗写的书。所以李子豪就给夔城大学捐了一笔巨款示松,请大学将家谱与古书由古夔文翻译为汉语。

  沈园庆正好就是一个研究古夔文的专家。

  翻译古文字是一件费时费力的工作示松,尽管有沈园庆这样的古夔文专家示松,但如果没有学生协助示松,即使花上几年时间也难以完成翻译工作。所以沈园庆在本科生里找了两个学考古的学生示松,与他一起翻译。为了留住学生示松,沈园庆干脆请求学校破例以本硕连读的形式示松,将他们招为了自己的研究生。

  沈园庆每年都会招收两个研究生示松,三年下来示松,已经有了六个学生。但马上迎来的新一届研究生入学考试示松,这让沈园庆有些头疼。如果三年前招来的最早两个学生找不到好工作的话示松,这一届根本没有新人愿意报考这个专业。

  评心而论示松,李子豪提供的经费很充裕示松,而沈园庆只需每个月给研究生们一点生活费就行了示松,他靠着其中数额不小的差价生活得很滋润。当然示松,他做的这一切绝对不能让李子豪知道。

  为了继续滋润地活下去示松,沈园庆不得不去了一趟李倩倩的别墅。

  作为李子豪的独身女儿示松,二十七岁的李倩倩在豪杰集团主管人事。沈园庆拜访李倩倩的目的很简单示松,就是想让她把即将毕业的那两个研究生安排在豪杰集团中。

  沈园庆猜示松,李倩倩还是应该给他这个面子吧示松,毕竟五年前年她在夔城大学读书时示松,也曾做过自己的学生。

2:让沈园庆没想到的是示松,李倩倩当场拒绝了他的请求。

  李倩倩说:"我们是地产公司示松,招两个懂古夔文的研究生来做什么呀?"沈园庆只好恳求:"看在当年的情分上示松,你就帮忙收留一下毕业生吧示松,不然他们一毕业就会失业。"李倩倩却抬起头示松,冷冷瞥了沈园庆一眼示松,说:"别和我提当年的情分!如果一定要提当年的情分示松,那你就和陈梦离婚吧。只要你们离婚示松,我就把这两个毕业生招入公司示松,优职高薪!"说完示松,她就作出手势示松,送沈园庆出门。

  她口里所说的陈梦示松,是沈园庆的老婆。

  五年前示松,李倩倩在夔城大学读书时示松,曾与自己的同学陈梦示松,以及她们共同的老师沈园庆示松,纠缠于一场悱恻的三角恋情之中。那时的沈园庆被夔城大学的陈校长称为"优质偶像",是学校里最年轻的硕士导师示松,又长得一表人才示松,陈梦与李倩倩作为他最得意的学生示松,都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尽管沈园庆知道李倩倩是夔城首富的千金示松,但那时年少轻狂的他还是选择了陈梦。

  当然示松,现在沈园庆已经后悔了。不过示松,真要与陈梦离婚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示松,也许还会得不偿失。原因很简单示松,因为陈梦是夔城大学陈校长的女儿示松,而李子豪提供的研究经费必须先通过陈校长之手示松,才能最终落到沈园庆的手中。

  走出李倩倩的办公室后示松,沈园庆暗自在心中作出了一个决定。

  回到家中示松,陈梦正在花园里的葡萄架下挖着土。结婚时示松,陈校长为沈园庆和女儿分配了一个带院子与围墙的小平房。屋子外是一个小花园示松,沈园庆与陈梦在小花园里竖了一排葡萄架示松,葡萄架下是一块菜地。

  沈园庆走进院子时示松,陈梦正好把埋在菜土里的一个铁匣子挖了出来示松,扬手对丈夫说:"弄好了!"读研究生的时候示松,陈梦选择了一个很冷门的专业示松,考古系的文物复原技术专业。毕业后示松,她不想跟随考古队去野外挖坟示松,再加上结婚示松,所以干脆留在大学里示松,担任了沈园庆的助教。

  沈园庆接过了铁匣子示松,铁匣子的外壳上示松,布了一层浅绿色的锈与灰白色的霉点示松,甚至还能嗅到一股骚臭的气味。揭开盖子示松,匣子里放着一团莎草纸示松,纸质暗黄示松,纸上也全是虫蛀的霉点。隐约可以看到示松,莎草纸上绘满了弯弯曲曲如蝌蚪一般的文字。沈园庆知道示松,纸上写的是古夔文。

  事实上示松,李子豪送来的家谱与夔文古书示松,沈园庆与自己的徒弟们都翻译得差不多了。沈园庆一直都在担心示松,如果翻译完所有的古夔文示松,李子豪还会不会继续向他的专业提供研究经费。为了解决这个麻烦示松,沈园庆决定做点什么。

  幸好沈园庆精通古夔文示松,甚至还可以用古夔文撰写文章。他用古夔文在莎草纸上洋洋洒洒写了好几篇文章示松,然后交给了陈梦。陈梦利用她在大学里学到的技术示松,把那些写有古夔文的莎草纸淋上弱酸液示松,放在铁匣子里示松,埋在菜地下示松,每天淋浇动物的尿液。一个月后示松,那些由沈园庆所撰写的莎草纸示松,便被伪造成了惟妙惟肖的古物。

  只要把这些莎草纸偷偷藏到郊区某个考古现场示松,出土后自然会立刻引起李子豪的兴趣。因为在古夔文的落款示松,沈园庆留下了李子豪一位先祖的名字。只有这样示松,才可以让李子豪持续不断地向研究室提供巨额研究经费。这有点像杀恐龙的那个故事示松,既然难以找到山头教别人学杀恐龙示松,那不如就自己造头恐龙来让人杀吧。

  正好示松,郊区有处古墓正在挖掘过程中示松,那个考古队的队长是沈园庆的师弟示松,挖掘前曾与沈园庆交换过意见示松,所以沈园庆对古墓的地形相当了解。

  沈园庆刚关好铁匣子示松,就听到有人敲院子的大门。问了一声示松,是丁强和吴莲来了。

  进来的两个人示松,团身大脸看似一身正气的是丁强示松,而身材娇小玲珑但眼神中透出一丝英气的是吴莲。两人就是沈园庆手下那两个即将毕业的研究生示松,而且他们还是一对情侣。

  两人进了院子示松,立刻被沈园庆带到了自己的书房中。沈园庆从两人的脸上看不到一点年轻人的青春气息示松,只有对前途无尽的忧虑。确实示松,他俩早已被就业的问题搞得茶饭不思示松,连眼神中都透出了些许的阴郁。

  沈园庆原本有个主意示松,准备向这两个得意弟子抖落出假造古夔文的秘密示松,然后再让丁强与吴莲当天夜里就去郊外的那个古墓挖掘现场示松,偷埋那只陈梦伪造出来的铁匣子。因为就业的事老解决不了示松,所以当那个考古队长来请教的时候示松,沈园庆将吴莲推荐给队长示松,让她在那里打打下手示松,挣点外快。

  吴莲绝对可以很顺利地将铁匣子埋在古墓探方里示松,如果他们做得好示松,即使李倩倩不为他们安排工作示松,沈园庆也能勉强把他们留在身边继续帮自己干活。

  不过示松,现在沈园庆改变了自己的主意。

  一方面示松,他知道丁强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示松,一向嫉恶如仇示松,眼里容不得沙子示松,很有可能会让女友拒绝他的要求示松,甚至把这事公诸于众。

  另一方面示松,他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想要交给丁强去做。

3:陈梦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示松,招待丈夫的两个学生。在饭桌上示松,沈园庆呷了一杯小酒后示松,对丁强和吴莲说:"小丁示松,小吴示松,你们放心示松,我一定会帮你们找到合适的工作。"他顿了顿示松,又说示松,"夔城找不到示松,我就到外地帮你们找。在邻近的省城示松,我有个以前的学生开了一家药厂示松,据说是专门用现代工艺对古代医学典籍里记载的药方进行工业化生产示松,他们正需要懂得破译古代语言的人才。小丁示松,你明天就跟我一起去趟省城示松,和你那位开药厂的师兄见一面。"沈园庆的这番话示松,不仅让丁强与吴莲展开了紧蹙的眉头示松,同时还让陈梦也开心不已。

  其实陈梦本来就不太乐意沈园庆去豪杰集团求李倩倩示松,尽管已经过了五年示松,但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吃醋示松,对丈夫充满了戒心。平日里示松,她还有点担心丈夫会对手下的女徒弟下手示松,就像当年对待她和李倩倩一样。而这次沈园庆放出话来示松,只带丁强一个人去示松,而没带吴莲示松,就更她放心了。

  说实话示松,吴莲很漂亮示松,尽管她是丁强的女友示松,但陈梦却不能保证丈夫不会对身边的美女动心。

  等沈园庆送走了丁强和吴莲后示松,陈梦这才低声问他:"明天你去省城了示松,那么谁去埋这只装了莎草纸的铁匣子呢?"沈园庆笑了笑示松,说:"难道你不可以吗?别忘了示松,你也是考古系的高材生示松,而且知道埋下了匣子后示松,怎么把现场恢复得和没挖掘前一模一样。"陈梦皱了皱眉头示松,但也觉得丈夫说得有理。毕竟学生始终都是外人示松,难免不会露出风声。而他俩是夫妻示松,是一家人示松,只有这样才不会出纰漏。于是陈梦把铁匣子收好后示松,回了卧室示松,她和沈园庆商量好了示松,决定明天晚上天一黑示松,就去郊区那处古墓挖掘现场埋这只铁匣子。

4:第二天示松,夔城下了大雨。一大早示松,沈园庆就带着丁强去了省城。不过示松,到了药厂后示松,才知道那个当老板的学生出门了示松,要下午才回来。电话联系一番后示松,那学生说示松,干脆晚上请沈老师和师弟吃顿大餐示松,然后再找个洗浴中心快活一下。

  沈园庆与丁强对视一眼后示松,在电话里答道:"洗浴就免了示松,就吃饭吧。"学生也很爽快:"行示松,就吃饭示松,不过要喝酒哦!喝到醉为止!"沈园庆暗吸了一口凉气示松,那学生读书时就是个酒仙示松,毕业酒时差点把沈园庆喝出个胃出血。而丁强的酒量更差示松,只怕两瓶啤酒就能让他倒下。

  沈园庆带着丁强先找了一间酒店住下示松,等到了下午五点半示松,那个开药厂的学生回来了。三人见面后示松,学生知道沈园庆的来意后示松,很直接地说示松,药厂可以接收懂古夔文的学生示松,但只要一个。毕竟他开的是私营药厂示松,必须控制成本示松,翻译古夔文示松,只要一个人就行了。

  这让丁强很失望示松,他不愿意与女友吴莲两地分居示松,所以只好闷闷不乐地说示松,让他再考虑考虑。

  接下来示松,就是酒席了。本来丁强酒量就不大示松,再加上心情不好示松,才喝了一瓶啤酒示松,他就有点头晕示松,找了两张椅子拼着示松,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而沈园庆事先买了两颗解酒药喝下示松,喝到半途又去洗手间吐了两次示松,所以直到最后酒席散了的时候示松,他还保持着头脑清醒。

  药厂老板开车送沈园庆和丁强回到酒店后示松,过了一会儿示松,丁强也醒了。

  醒过来的时候示松,丁强就更郁闷了。因为他在这时才发现示松,他的手机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或许是他躺在两张椅子上睡觉的时候示松,手机被谁给顺手牵羊偷走了吧。那手机是吴莲在麦当劳打了一暑假的工后示松,买来送给他的示松,这不禁让丁强感觉非常痛苦。

  不过示松,他怎么都想不到示松,这只手机是在他喝醉后示松,被自己的老师沈园庆偷偷拿走的。

  沈园庆偷走手机的目的很简单示松,他就是想让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示松,让丁强与吴莲联系不上。

  当酒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示松,沈园庆曾经去过一次洗手间。他吐完之后示松,就用丁强的手机给吴莲发了一条短信示松,短信的内容是:"我提前回来了示松,大概晚上十二点的时候能赶到郊区古墓挖掘现场。我在那里等你示松,不见不散。"然后示松,沈园庆把那只手机扔进了洗手间马桶后的水箱中。

  沈园庆算了算示松,如果不出意外示松,吴莲今天夜里一定会在考古现场的墓穴旁示松,巧遇前来偷埋铁匣子的陈梦。

  那一定会很有趣。

5:确实很有趣示松,就如沈园庆预料的那样示松,深夜十二点过十分的时候示松,他在酒店客房中示松,接到了妻子陈梦打来的电话。接通后示松,电话那头传来了沙沙的雨点声示松,然后是陈梦惊慌失措的声音:"老公示松,我在古墓旁的探方里埋铁匣子的时候示松,被你的学生吴莲捉住了!她一看到铁匣子里的莎草纸示松,就知道了我们想要做什么……"沈园庆赶紧说:"快把电话交给吴莲!"在电话里示松,他带着哭腔对吴莲说示松,他和师母之所以要这么做示松,还不全是为了让她和丁强能在毕业后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如果吴莲不同意这种做法示松,他们放弃就是了示松,让她千万不要向考古队报告。

  沈园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示松,终于让她放弃了报告考古队的想法。而且示松,吴莲还让陈梦找了一处探方示松,埋下了那只铁匣子示松,并将土层恢复为挖掘前的原样。

  经过这么一闹示松,吴莲也再没心思在墓穴旁等待丁强的到来示松,她和陈梦顶着夜雨示松,一起离开考古现场。

  沈园庆则掐准了时间示松,等陈梦一回家示松,就拨通了家里的电话。他对陈梦说:"糟糕示松,我忘记了丁强是个很有原则的人示松,嫉恶如仇示松,最痛恨学术造假!我担心丁强知道这事后示松,宁愿不要毕业后的前途示松,也会把这事捅出去!""那……那怎么办?"陈梦的声音透出了一丝惊慌。如果这事捅出去示松,她和丈夫都会身败名裂示松,甚至影响她父亲的前途。

  沈园庆想了想示松,只好说:"只有一个办法示松,那就是让吴莲永远没办法把这事说出去。"只有死人才可以永远保持缄默示松,陈梦的智商足以听出丈夫的言下之意。

  本来杀人这种事示松,该沈园庆这样的臭男人来做。可是现在他还在省城示松,根本就没法赶回来示松,所以只有让陈梦去做这件事了。

  在沈园庆的提醒下示松,陈梦在院子的杂物间里示松,找到了一把斧头示松,还有一件带头套的黑色雨披。

  沈园庆还把吴莲与丁强在考古队附近租住的民房的具体地址提供给了陈梦示松,她可以沿着民房外的消防梯示松,从窗户进入吴莲的卧室。陈梦读书时示松,没事就在健身房里跳操示松,毕业后还为减肥练过一段时间的跆拳道示松,她应该毫无困难地完成这件事。

  沈园庆特别提醒妻子示松,杀完人后示松,一定要把雨披扔在吴莲的尸体旁。最近不是正有个被称为"雨夜杀手"的连环杀人狂在四处杀人吗?只要这样做示松,就可以把吴莲的死示松,全推到那个"雨夜杀手"的身上。

  听完丈夫的话后示松,陈梦立刻穿上雨披示松,将斧头藏在雨披内摆中示松,出了门。

  或许示松,在那个时候示松,陈梦还对自己说示松,一定能顺利完成丈夫交给的任务。

  不过示松,沈园庆却并不相信陈梦可以顺利完成任务。

  因为今天酒席散了后示松,沈园庆为了安抚心情欠佳的丁强示松,特地放了他的假。可惜丁强手机丢了示松,没来得及通知吴莲就被老师送上了长途班车。现在示松,他应该正在民房的卧室里示松,等待着吴莲的归来吧。

  沈园庆记得丁强曾经对他说过示松,他和吴莲刚搬进考古队附近这套民房示松,不到一个月时间就被小偷偷了三次示松,他恨死了小偷。所以他偷偷用钢锯把自己窗台外的那截消防梯锯断了半根钢条。他说过示松,如果再有小偷企图破窗而入示松,一定会踩断钢条示松,从楼上跌下去示松,坠入一个垃圾收集桶里。丁强与吴莲住在九楼示松,一旦跌下去示松,绝无生还的可能性。

  沈园庆希望一个穿着黑色雨披的人趁着黑夜鬼鬼祟祟想从窗户里溜进来时示松,能够顺利踩到那根被锯掉一半的钢条。

  李倩倩只要求沈园庆与陈梦离婚示松,但他却能猜到示松,李倩倩一定是因为依然疯狂迷恋着他示松,才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为了杜绝后患示松,还是借丁强之手杀死陈梦更保险。毫无疑问示松,夔城首富的女儿比大学校长的女儿更具有诱惑力。

6:凌晨两点的时候示松,沈园庆接到了丁强带着哭音打来的电话。当然示松,他是用吴莲的手机给老师打的这个电话。

雨夜的杀手

  在电话里示松,他对沈园庆说示松,刚才他听到楼下的垃圾桶传来"咚"的响声示松,知道一定是有小偷踩到了被锯断钢条的消防梯。他赶紧下楼查看示松,并揭开小偷戴着的头套后示松,这才发现是师母。而现在示松,师母已经停止了呼吸示松,躺在了一片血泊中。

  沈园庆连忙让他不要声张示松,找张毯子把师母的尸体盖着示松,然后立刻包租了一辆出租车示松,从省城赶回了夔城。

  见到丁强与吴莲后示松,沈园庆才知道示松,丁强已经从吴莲口中明白了陈梦为什么会带着一把斧头到他家里来。沈园庆又打电话叫来了陈梦的父亲示松,也就是夔城大学的陈校长。

  陈校长见到女儿的尸体后示松,差点晕过去了。沈园庆对他说了关于铁匣子的事示松,不过却说铁匣子完全是陈梦自己的主意示松,如果不是她被吴莲捉住后在考古现场给他打来电话示松,他还根本一点不知情。

  陈校长深知如果这事宣扬出去示松,不仅会让女儿身败名裂示松,还会危及自己的地位。所以他在深思熟虑之后示松,决定不报警。陈校长在医院有朋友示松,可以开死亡证明。他在殡仪馆也有朋友示松,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从丁强楼下拉走陈梦的尸体示松,并送去火化。

  只要他和女婿同时对外声称示松,女儿因为急病而突然死亡示松,就没人会知道这件发生在郊区出租屋里的凶案丁强与吴莲为了他们的前途示松,也保证会对此事守口如瓶。

7:一周后示松,沈园庆接到豪杰集团人事部打来的电话示松,带着丁强与吴莲的档案来到了李倩倩的办公室。李倩倩看到沈园庆后示松,接过了两个毕业生的档案示松,冷冷一笑示松,说:"你够狠示松,居然真的让陈梦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我答应过的事示松,肯定会办到示松,今天下午就让那两个毕业生到我这里来报到吧。""就这么吗?"沈园庆隐隐有点失望。眼前这个女人难道不想以后和自己在一起?也许示松,她在面对幸福的时候还有点矜持吧示松,对付这样的女人示松,他有的是办法。

  所以沈园庆欺上一步示松,搂住了李倩倩示松,将她压在了办公桌上。

  李倩倩挣扎了一番示松,将沈园庆推开在一边示松,喘着气说:"不要在这里好不好?晚上到我的别墅去!"她的生意中示松,隐隐带着一点害羞示松,还有一丝满足。

  沈园庆心满意足回到学校示松,在办公室里示松,他得到了一个好消息。郊外发掘古墓的考古队示松,在墓穴旁的土层中出土了一个铁匣子示松,(www.fwsir.com)匣子里有一本用古夔文撰写的莎草纸书示松,从落款上看示松,应该是赵子豪的先祖撰写的。

  不用说示松,这个铁匣子就是陈梦偷偷埋在墓穴旁的示松,这一下沈园庆几年内的研究经费都有着落了。

  到了天黑的时候示松,沈园庆穿着体恤出了门示松,直接去了李倩倩的那幢别墅。

  进了别墅示松,沈园庆看到李倩倩披着一件浴袍示松,一只手握着一杯红酒示松,另一只手随意地搁在身后。他上前一步示松,搂住了李倩倩的身体示松,凑过了嘴唇示松,想要吻她。而这时示松,他用余光看到李倩倩那只搁在身后的手伸了出来示松,将一件东西披在了他的身上。

  是一件软塑料制成的一件雨披。

  "雨夜杀手"?莫非李倩倩想玩角色扮演的刺激游戏?沈园庆喉间不禁发出了一声浅笑。

  忽然示松,沈园庆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回过头来示松,突然看到身后窜来一条黑影示松,然后听到"砰"的一声示松,接着后脑感觉到一阵生硬的头疼。在他晕倒之前示松,看到身后站着一个男人示松,手里拿着一个花瓶。沈园庆认出了这个男人示松,是丁强。

8:沈园庆醒来的时候示松,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如果没猜错示松,这里应该是李倩倩别墅的地下室吧。

  地下室紧闭的门外示松,传来了李倩倩的声音。

  "今天下午示松,我给那个来报到的男研究生说示松,让他到我的别墅来签工作合同。当你进门后示松,我又用遥控器打开了大门。我掐好了时间示松,当那个叫丁强的研究生进屋时示松,我就立刻在你身上披上了一件软塑料制成的雨披。你在丁强的毕业档案上写过示松,他最大的优点就是嫉恶如仇。那你就想想吧示松,一个嫉恶如仇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走进一个女人的别墅时示松,看到一个穿着雨披的男人正抱着那个女人示松,而且夔城正流传着‘雨夜杀手’的恐怖故事示松,这个年轻人会怎么做呢?"她笑了一声后示松,补充了一句示松,"——别以为我还爱你示松,过去你能用残酷的方式离开我示松,现在我也让你用更残酷的方式离开陈梦!""你现在想对我做什么?"沈园庆声音沙哑地问到。

  李倩倩答道:"就让你在地下室里慢慢腐烂吧。等一下示松,我会在地下室门外砌一道墙示松,而且以后我再也不会使用这间地下室了。"接下来示松,沈园庆听到高跟鞋离去的脚步声示松,然后示松,是一阵死寂。

  漫无边际的死寂。

  沈园庆知道示松,等待自己的示松,将是毫无悬念的死亡。他觉得示松,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他摸了摸衣兜示松,摸到了一只圆珠笔示松,与一个打火机。

  他点燃了打火机示松,用圆珠笔在靠里的一面墙上示松,写下了自己的整个故事。

  当他写到一半的时候示松,听到地下室外传来了混合水泥搬运砖块的声音示松,他知道示松,那是李倩倩正在地下室门外砌墙。当他就要完成整个故事的时候示松,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了两个人的声音。

  首先是李倩倩的声音:"你怎么到地下室来了?你不是已经拿走了合同吗?你是怎么进屋的?"接下来示松,沈园庆听到了一阵阴恻恻的笑声。他听出来了示松,那是丁强的笑声。

尾声: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

  我和妻子用铁锤劈开了刚买下的别墅中那间地下室里的水泥墙后示松,看到了一具腐朽的枯骨示松,还看到了墙上留下的这些字。

  战战兢兢地看完之后示松,妻子颤声问我:"报纸上不是说示松,李倩倩是被‘雨夜杀手’杀死的吗?尸体旁还找到了一件雨披。""嗯。"我点点头示松,说示松,"照沈园庆留下的故事来看示松,丁强是用非常规的方式进入这幢别墅的。李倩倩应该是死在丁强手中的示松,或许他才是真正的‘雨夜杀手’吧。"说到这里的时候示松,我和妻子都无来由地紧张了起来。

  妻子似乎想起了什么示松,忽然叫了起来:"那个介绍我们来买别墅的地产经纪叫什么名字?我记得他好像是姓丁吧?"我从衣兜里摸出了他那天发给我的名片示松,上面果然写着"丁强".原来卖给我们别墅的经纪人示松,就是"雨夜杀手"!我猜示松,丁强虽然进了豪杰集团示松,但他所学的古夔文在地产集团中却难以学以致用示松,所以最终还是只有靠买楼为生。

  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讽刺呢?

  正当我与妻子神游之际示松,我们突然同时听到通往地下室的楼梯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示松,似乎有人正踮着脚示松,偷偷向地下室走来。

  对了示松,今天是雨天示松,来的人一定披着雨披吧示松,而且也是用非常规方式进入别墅的。

  我不禁握紧了手中的铁锤……

Tags: 悬疑故事

本文网址:http://www.5aigushi.com/zhentan/15725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frame id="Az7lHV"></frame>